您好,欢迎您来到世界华人文化传播网!   请登录  免费注册 会员中心  证件查询 收藏本站  设为首页  联系我们  繁体
  世界华人文化传播网秉承“华人的舞台,世界的梦想”“面向世界、服务华人”的宗旨,全方位、多层次的报道华人在世界各地的卓越贡献,传播华夏文化、展示华人风采.
  网站首页: >  文学艺术
怀念一群野猪
来源:世界华人文化传播网   作者:张宝君   日期:2017-5-28 17:35:59   阅读:
 

 20156月,我创作的反映东北亚历史的的长篇历史小说《海东青》,由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。11月,在上海浦东召开了一次研讨会,会后,我的中学同学——峰岩山寨寨主刘峰先生邀请我去他的山寨写作。多年漂泊都市,能够回到山林,过种平淡自然的生活,正是我的所愿。

        峰岩山寨位于小兴安岭南坡,是处旅游度假区。历史上,这里曾是女真故地,至今,山山岭岭,仍可寻到很多女真遗迹。

        刘峰先生经营多年,将山寨建得颇具规模­——古寨、别墅、马场、滑雪场布满山间,在漫山遍野青松白桦拥裹下,气象森严。刘峰告诉我,山寨中任何别墅我都可住,但我怕打扰,最终在一片山坡上选择了一处树木掩映的小木屋住了下来。

       我没有想到,住进小屋的第一晚,我的平静就被打破了。

       这天,下了山中第一场雪。宛若精灵的小雪花,细飘漫洒,一个下午,便将山野染白了。晚上,躺在火炕上,感受着雪花飘落的静寂,我的心也静得透明。就在似睡非睡间,一阵粗野的脚步声打碎了静寂,响得天摇地动。我一下紧张起来。我知道,这样漆黑的雪夜,是没人来拜访的,从声音判断,只能是动物。想到寨主说去年普京放的老虎都来过这里,我就更加紧张了。我跳到地上,摸到了设在屋外的电灯开关。寨主好心,在我小屋外面给扯上一圈LED灯带。我按动开关,一片幽蓝的光将山间照亮了。唉,这光选的,荒山野岭的,是要拍《倩女幽魂》吗?倩女没来,十几头大大小小的野猪,正诡异的向小屋奔来。这些野猪,鬃毛粗壮,角锥形的脑袋低垂地面,两只眼睛,闪着阴冷而恐怖的光。灯光没有吓住野猪,小屋似有强大的磁场,让它们不顾一切奔来。

        这时,我才明白了它们的目的所在。

        因为要在山中独自生活,进山时,我买了很多食品,怕放在屋里坏了,全堆在屋外窗台上。这些食物成了野猪的诱饵。野猪奔到窗前,将食物拖到地上,大块朵颐……知道野猪是冲着食物来的,我也就不怕了,细心观察着它们。这群野猪总共十三头,最大的一头四百多斤,膘肥体壮,一看就是猪王,另外六头和它形像相似,只是略小一些,估计是它的子女,另外六头长得怪异,嘴巴又尖又长……这群猪,一看全是母猪,没有一头长獠牙的。几分钟,所有食物就被它们消灭了,它们意犹未尽,将屋外的垃圾箱水桶拱翻,一通破坏,这才志得意满的钻进夜幕中。

       我进山第一晚就遭到野猪抢劫,但这抢劫着实让人兴奋,我赶紧打电话向寨主报告。

       刘峰听后笑着告诉我,这些野猪是山寨养的。夏天时,它们被关在圈里,现在庄稼收了,他便将野猪全放出来,让它们在山中自由觅食。

        刘峰介绍说,山寨养的野猪大约有四五十头,它们自己分成三群。之所以数字不确定,是经常有山上的野猪也加入到猪群中。像来我小屋的这群野猪,那些碣色的全是从山上来的。猪群没有公猪,是山寨为了保存野猪的野性基因,全由山上的纯野猪帮着交配。

       这群野猪,自从第一晚光顾我这里后,便经常来寻吃的。有时晚上来,有时白天来,后来,随着天气越来越冷,便只在白天来了。看它们没有恶意,我的胆量也大了,每次它们过来,我都准备一些吃的喂它们。它们对食物不讲究,只要是吃的,什么都往肚子里吞咽,有时饿了,即使不是食物,如雪下的冻草和冻草根,甚至冻土,它们也都吞进胃中……看到野猪生活这么艰苦,我特意买了两麻袋玉米,野猪来时,扬出几瓢,虽然星星点点,但这足以让它们满足了,连哼哼声和拱你的动作都不一样了。

        为了观察野猪,我跟着它们去了它们猪窝。来我小屋的这群野猪的猪窝在佛掌湖畔,那里,有几垛干草,全被野猪给拱开了,在草堆中间铺了一个大窝,漫漫寒夜,它们就是在此度过。

        世上任何动物,只要你不伤害它们,取得它们信任,都会陪养出感情。我总给野猪喂食,它们不论在哪里出现,只要一看到我,都会向我跑来。有吃的,给它们一点儿,没有吃的,就是伸手摸它们一下,它们似乎也很满足。后来,写作闲暇,我便有意识的去训练它们。我背一兜玉米,训练它们跟着我满山散步,后来,我又弄了一面萨满鼓,喂食时敲几声,它们马上就记住了这一信号,啥时,我在山中寂寞了,萨满鼓一敲,咚咚的鼓声,马上就把它们召来了。见野猪如此聪明,我灵感突发,要为山寨打造一个旅游项目——百猪朝佛。

       试想想,在游客上山朝香拜佛时,在寂寞的山道上,有一群野猪跟着,一路走来,让游客能消除多少疲劳。

       从山下登上佛掌峰朝佛,一千八百米,山石嶙峋,步步上坡,尤其在这冬天,雪大风高,它们会听我的调度登上峰顶吗?我决定试一试。适这天有位山东来的女游客,据说被鬼魂附体,哭笑不定,要上圣山求佛消魔。听女游客一行要上圣山,我赶紧去召唤猪群。野猪们还没起来,满满的挤在一个草窝中,身上结了一层厚厚的白霜。听到我召唤,便全起来了。我敲着萨满鼓,走在前面,野猪在头猪带领下跟在后面,我快它们则快,我慢它们则慢,中途,有几只野猪贪恋路边的枯树叶,但一听到鼓声,又都跑回来了。最终,野猪全部跟我登上了佛掌峰,没有一头掉队的。最有意思的是,当女游客摆好供果,跪下求佛时,野猪们四周围成一圈儿,表现得特别肃穆,有的不知是累的,还是在学人,也跪下了。平时,见到食物马上疯狂的野猪,对着眼前的供果,没有一头猪近前抢食,让人心下惊叹。仪式结束,才有一头小野猪上前叼一块蛋糕,但它自己没吃却送到了猪王跟前……游客说,这些野猪成精了。

       随着新年将近,天气越来越冷。我清楚记得那是1225号那一天,我见野猪几天没来,便去看它们。我刚走到佛掌湖,猪群发现了我,向我跑来。猛然间,我发现一头不一样的野猪也跟着跑来。这头野猪长得高大威猛,土黄色,体型像个大扇面,嘴巴上伸出两个狰狞的大撩牙。不用说,是头山上下来的大公猪。公猪跑得越来越快,超过猪群。越靠近我,它的头往地面低得越低,撩牙冲前,眼神中透出阴冷凶悍的光焰。见此,我才知道了它的凶险。但此时,我想逃命也来不及了。就在这时,猪王冲了上来,一口咬公猪的屁股,巨大的疼痛让它放慢了速度,接着,又有几头母猪冲过来,在前面挡住了公猪。公猪被母猪们围在中间,躁动不安,几次要奔出重围,但母猪们将它围得死死的。我心里感谢这些野猪救了我一命,赶紧发动脚步,往小屋跑去。

       知道了山上下来的公猪凶险,那几天,我一直待在小屋中,再也不敢靠近猪群了。倒是这些母猪,没有忘记我,时常不短的到我小屋前转一圈儿,而跟着它们的,或是一头或是三五头山上下来的公野猪……打电话给寨主,他告诉我,其它两个猪群也被山上来的公猎包围了。电话中,嘱咐我千万小心,说用不了几天,公猪便会离开。果然,到了元旦,山寨中再也看不到一头山上下来的公猪了,而它们,也都将种子留在了这里。

       有过这次被野猪相救的故事,我对野猪更爱了,不由拿起画笔画起了野猪。我感到,野猪的这种吃苦耐劳、顽强面对大自然的生存精神,和整个人类的生存精神息息相关。

        整个冬天,生活在山寨中,因了这群野猪的陪伴,我的山林生活过得充实而有意义。我正在着手写作的长篇小说《好好活着》也进展顺利,另外,画的野猪也得心应手。随着山中积雪融化,我的心也热起来,观察着野猪们渐渐大起来的肚子,一心盼着小猪崽早早降临到这片山林中。

       但就在这时,发生了一件让人扼腕叹息的事情。

       32号,我又去看望野猪,但它们不在猪窝,猪窝里结着冰絮,显示它们几天没住了。我不由得赶紧敲起萨满鼓,山中,除了山林空洞的回音,一头野猪也没有跑来。我隐隐有些不详的预感。赶紧向寨主报告。寨主派工人满山寻找,最后,在离山寨约十公里的一处加油站后山上,找到了一片片腥红的血迹……整整十三头野猪,都被人偷猎了,而其中,有七头母猪都怀孕了。

我为死去的野猪悲哀。

       时间过去近一年了,恍惚间,头脑中还常常浮现出那群野猪,甚至加以想象,春暖花开,一头头母猪带着它们的孩子,在绿野上自由自在地生活,就像绿野之花,开得绚目而灿烂……但愿,这不是一个梦。

世界华人文化传播网采编员 编辑部 张宝君 
  图片新闻
团结华人
团结华人 共谋发
伟大的中华魂
伟大的中华魂
习近平与李克强有哪十大惊人相似之处
习近平与李克强有
2013第七届亚洲财富论坛在三门峡市举行
2013第七届亚
人类道德楷模毛泽东
人类道德楷模毛泽
“寻找最美孝心少年”颁奖典礼在央视播出
“寻找最美孝心少
宝莲寺
宝莲寺
习近平解读中国梦:国家富强、民族振兴、人民幸福
习近平解读中国梦
京交会在国家会议中心隆重开幕
京交会在国家会议
电影《道德经》全球新闻发布会在京召开
电影《道德经》全
像《梅葛》一样
像《梅葛》一样
谢培哲书画人生
谢培哲书画人生
   人大政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警示教育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新浪新闻      公安部      最高检察院      凤凰网      华人频道      中国政府网      人类道德学会      中国国画艺术书画院      聚韩网      联合国官方网   

网站简介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免责声明  |  诚聘英才  |  组织机构
版权所有:世界华人文化传播网       网站备案号:备:60767060-001-12-12-8    管理登录
法律声明: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方便读者交流,不代表世界华人文化传播网观点
版权所有:世界华人文化传播网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